- 须 臾 -
- 薄 暮 -
- 私 语 -
- 陌 上 -

第二十一日 歌迷

沈小姐的新闻一夜之间铺开了网络。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她是五月天的歌迷。
不过后来佛系追星粉居然连玛莎是谁都搞不清楚。连我这个过期的旧歌迷也知道。

怪兽眼睛特别好看。那是在晚报的记者会外面瞥过的一眼。隔着几个雪糕筒,闪着光好像天边的钻石。
阿信是万人迷。零五年时,第二次看他的歌友会。
我们坐在第一排地上。他对坐在我们面前。粉红色的三叶草特别迷人。后来我找到了好多地方都没看到那一款。
玛莎最开始是弹吉他的,后来被阿信说服转了贝斯。想不到曾是最迷恋确是他。
他的魔法或许是他的害羞。和乱七八糟的小卷发。不说话。只弹琴。
还有静茹眼神坚定的一对一。那时候听过的歌,唱过的演唱会。发生了好好事。
他们恋爱。他们告别。他们分手。他们求婚。他们有了第二代。我也是。
前些时,翻出来好多五月天的书和CD。都是当年不辞辛苦的从香港和台湾背回来的。
后来不再喜欢他们之后本打算二手卖掉,但因为都写了名字只能作罢。
还好没卖掉吧。毕竟他们曾伴我穿行过轰轰烈烈的青春。
十多年。从读书到工作。演唱会一场场的追。武汉广州,广场大学城。直到高雄小巨蛋。

想起曾经喜欢四个艺人,张信哲许茹芸陈绮贞许巍。可现在好久都没听他们的歌了。
虽然奇怪的是他们大多都不结婚或者生孩子。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演唱会我都去过。
甚至包括几乎不开嗓的许茹芸。还有福气的和台下的梁咏琪杨采妮打了招呼。
唱片有时还会买,那声音仍是爱听的。只是人渐渐懒了。

TB69330508.jpg

第二十日 立春那些事

按照习俗 二月四日是要吃春饼 但今年却没有吃的
下午老爸急冲冲的开车回老家 却是去商量爷爷的赡养问题
他不愿从山沟里出来 每个人又都在城市里站稳脚跟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独生子女最好 兄妹能带来温暖和陪伴 但伤害也是最致命的
痛苦着说我不会不管我爸的人 却离家最远 过年都不愿意回 然后偷偷和我妈抱怨太脏
干脆彻底撒手 丢给高薪的住家保姆 那些嘴脸突然在我心里变得扭曲
都说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过就是向下一代的单向付出
我还是想在能够收获的时候 为自己攒很多钱 不为她增加负担 也过的自由
自己照顾好自己 这道理 最简单也最难

她说
有时候你热情的投入一段感情 会在某一个突然醒来的清冷早晨 就厌倦了
只是那么一瞬间 你会觉得毫无意义 心累 全然推翻 数天前的自己 这究竟是为何?


2007 - 2023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