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January 24, 2018

本来准备了好多话,突然间不想说了。
想到了这个标题。我真喜欢这句话。不管如何歇斯底里,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该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常常被人赶出门外,常常失落。
世界本不如我想的这般如意。
所以我想说出来,不想再用晦涩难懂的语句。
有些人其实珍藏在回忆中就好了。那就躺下来好好整理。
但即使再从走一遍岗顶和赤岗塔或者乔治市,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力真是差到远的事和近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脑子一直在萎缩。忧心忡忡再放大。

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甚至一张合照都没有。不泛滥的年代连记忆的证据都消失。挺可笑的。
我好像只记得你的名字和出生地。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人就是这样,总是活在自己的情绪中。若不去想,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害怕在丧失记忆之前你们就消失了。可事情不就是这样吗,我想留下个名单,等到那一天,希望认得我的朋友都来看看我。
想起一出话剧的插曲,(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写下。(失忆前)我想记得的许多件事。

对于不该打扰的人,说声抱歉。过于滥用的任性真是让人讨厌。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活在旧记忆的声音里,无法自拔。推我一把,哪怕是万丈深渊。谢谢你。
谢谢你,本该意识到的幸福。和不该任意消费他的感情。

想说的那个人姓L,叫他初吧。
我好像写过长长的文字给他,介绍给他一档在武汉读书时常常在深夜听的电台节目。叫做双城夜色。
那时想过好多办法,保存了很多节目的录音。还有一起看安妮宝贝的书。
主持人许愿的声音安静而温软,安妮的文字灰色而悲伤。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泪雨涟涟。
谁能受得了这样的生活,后来听说他特别厌恶这个声音和文字。

夜太深了。先就这样吧。我找到了陈升的合辑。我要去下载了。

[签写评论]


© 2005 - 2018 北地 | 写过的字请看 | 连接和留言请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