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世界里住着一个不会说话的小邻居。

Scream

那一把蓝色的雨伞最终还是丢失在喧闹的地铁车厢
就像那一尾蓝色的鱼消失在茫茫小海
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
习惯了命运便懂得一切都是已安排的注定 你能改变的不过也只是殊途同归
白纸上的那一抹黄色 像极了漫长人生中控制不住的遗憾 开出了讽刺的花 嘲笑你的无能为力
你以为的 都是你以为的而已
你看不懂的世界 你不能穿越的心

重看了一遍的老电影 每个人都只能陪走过生命的一段路 从始到终 需要的不过是学会如何去告别
如果珍惜和挥霍是同一件事情
我想在某年某月的某个夜晚 已经耗尽力气和你说了再见
有时候只是一瞬间 或者刹那当时你并未发觉 这是一场盛大的离别 悄无声息
转身 就是天涯
那些淹没在尘埃中 回忆里 丢失苍茫的城市中 重要的无所谓的都回不来了
只是一把伞和那么多的小情绪 站在时间的洪崖中无所适从
你消失了 带着我所有依赖和温度

要如何原谅离别的无声 要如何原谅此时彼时的愚蠢
要如何原谅时光遗失的过程
如果能遇到一个温柔的人带你到每个下雨天 大概这是好的
若要的是幸福 那和谁都一样
毕竟有一天 我也会离去 也终将一无所有

你系边个

夜晚十点 门口的马路突然热闹起来 一路上霓虹灯晃眼 仿佛夜才刚刚开始黑
这个城市总是会很努力的撑起每一个如水凉夜 将那些可以存在的时间不断拉长
这是一座不夜城
记得你说过 在丽江的导游很自豪的讲丽江是座艳遇之城 夜晚的人们可以尽情疯狂 可是不到十点路边的店陆陆续续收了摊关了门 一大片漆黑的冷清 你嘲笑导游没来过你的城
有多少人和你一样夜深了还不肯睡呢
熬夜熬成了习惯 以前是工作而现在又是为何

开始晚饭
很多年没来过的小店依然还在 前台的男生已不再年轻 一碗钟爱的食物
如何优雅的吃一碗猪脚粉
有些食物永远没法像吃一颗糖那样好看 所以很多人不会轻易去尝试 仅仅只是样子太难看
曾经在你面前从不会点这些只因为在乎所以害怕 而有一天在你面前可以放下自我大口吃喝 也可能是抵不过时间的熟稔再无惊喜
你看不到的内心活动 感受不到敏感的小心眼
那些性格太大的时候并不会留意到我右边的眉尾邹了一小下

放低自己 求你 你未答允
点你的名字 几次写好的话又全部抹去 小心翼翼的做一株沉默的鸢尾花
不安分的隔阂犹如逐渐升空的烟火 爆发后绚烂多彩 却意外的烧红了一片
我以为你会来
我像个流离失所的孩子 居无定所 总是在搬家 在很多个城市间逃亡
每次离开都是一次疼痛 那些潜伏于身的 一边走一边扔 想珍惜的带不走 不想要的却像影子
生命是一场空虚而寂静的盛宴
如何挥霍 如何到死方休 请给我自己一剂可以失忆的药水 医治无可救药的喃喃自语
你不过是一场幻觉的操纵者 花期一过 花瓣落满地
请不要留言 请不要告诉我 你是谁

© 2018 空空如也. Typecho. Powered by v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