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天 嘿,你好嗎? ]

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陳老師又出了新歌 我喜歡那首殘缺的彩虹
哲學系的毀滅與傷害太冷 更愛那種明亮的溫暖
即使是註定遺憾的溫暖
仿佛時光的不忍都可以一併停止

女歌手,你好嗎?
男藝人,你好嗎?
瘋狂迷戀那麼一種人的臉原來都不曾變
十六歲到如此 清冷消瘦 聲音好聽
那個豆瓣的帖子就像個祕密出口 寥寥幾句只留給自己

某個人 某個人就放在心裏好不好
如果每個人心裏都有那麽一塊白月光
那個柔軟在心底不想被提起的名字
只是夜晚太溫柔 總是定律一般遇到相似的人

繁體字太美 哪怕不認得也想換過來
所以你在我這總是最美好的
不会執着 甘心 想不通就不去想
能坚持多久呢
想要聽你說 快樂多過憂愁
你看見的光是我 曾經

11863202-57409d652c73eb93.jpg

[ 第二十七日 Coufused ]

在陌生的街道 公交坐上几遍 整个城市慢慢明朗
慢的城镇慢起来 连公交车开门时间也不一样
你可以等车停稳了 再起身下车
司机会等你 门不会夹到你 发动了也可以再停下来
和人生逆着 和时间逆着

慢慢的让你陷进去

最不喜欢这样 现在也觉得还不错
以前看一本书上说 不被知晓的爱情都不能叫爱情 觉得这人好傻逼啊
现在又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