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2 月 25 日

< 已有 2 位路人在 第三十二天 尘埃 里留言 >

深夜,往杯子里倒可乐。等待气泡腾空落下再消失。

前些天有个很火的恐怖游戏,夜晚不敢看。于是藏着打算阳光正好的午后一窥究竟。
却不等我醒来,就消失在了原始地。这世上最可怕的其实是人心。

我不懂合作的过的明星为何越来越对立。
我不懂相处过的同事有一天变得冷漠犹如判若两人。

山一直是山,海一直是海。不过是少数人私心的隐隐作祟,山就再也过不去,海也只能彼岸相望。
家一直是家,城也一直是城。最后变成一片废墟,无论多么唾手可得,家也回不去,城也变不回最初的样子。

夏目友人帐有一首很好听的推广曲。名字长长的,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是孤单一人。
我一向不看动漫,唯独这一次例外。
不能忘记三三在夏目肩头的背影,风吹过的夏日村庄,似乎钻进了画面就不舍得出来。
那些长相怪异面目狰狞的孤独妖怪,这些现实中有些标致好看的人类。虚伪讽刺。

下午抽空去看了流浪地球。
走出影院,伸手摸了摸天空。长久的雾霾阴雨终于散开,露出一小点夕阳。那种真实的美好。
我一直在想,若地球真的不再存在,可能我不会选择逃离。
我热爱这颗蓝色星球,她给予我生存的土壤,珍贵的空气阳光,踏实的梦想,生活的种种可能。

山也终究不再是山,海也未必成海。所以若沉沦若消失且让我陪她一起吧。
就像电影中的一句话,保持理智是一种奢求。

大概我只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吧。



2019 年 2 月 14 日

< 已有 7 位路人在 第三十一天 失败者的杞人忧天 里留言 >

一直觉得这篇写的不好,总想改又不知如何下笔。

总是会陷入周而复始的担忧之中,无声无息悄然来临。
起因是看到网上关于几十年后高层楼房年久失修的惶恐。
性子软糯的人,就想东想西。
想到刚买的顶层电梯房,可能发生的事林林总总。
想到不计其数的停电,随时可能漏水下来的屋顶。
想到大风天可能会被吹走会地震,大楼倾覆。全身颤抖,惊恐不已。
一个毫无依据张口就来的帖子,让我在凌晨三点的黑夜中想得无法入睡。
仿佛时时刻刻都会从三十几层上纵身被推下。
握着手机,撑不住眼皮打架的。还在梦里没逃开这些担心。
一大早明亮的阳光刺眼,起的很晚还是没睡好。
开着车在城里逛了一圈。高楼比比皆是,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大概记事起就过马路担心被车撞,
睡觉担忧火灾地震,
坐飞机会掉下来,
出远门担心家里会被盗,
一个人走夜路会被跟踪。
心力交瘁又无法控制,悲观者的人生观,庸人自扰之。



2019 年 1 月 12 日

< 已有 9 位路人在 第三十天 事物的对立面 里留言 >

前些天和同学逛街时,聊起她先生的那起车祸。
本是很小的一件事。可能着急刹车的时候擦了个身,没有血腥,没有嘶喊。男人缓缓倒地。不肯和解私了,于是叫来交警备案。送去男人指定的医院,CT,拍片,核磁共振,能做的都做了。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检查过,医生说软组织挫伤,肋骨损伤。回家喝点排骨汤,静养。男人还是不肯,定要住院。医生说,这点小伤开不了病床。哭鬧不止,醫院妥協以留院觀察的名义開了個床。
用最好的药,一个礼拜花去了一万多。隔了些天,男人拿来了新片,说是小脚趾骨折。于是,用药,治疗。可是男人坐不住,于是问何时能拿到钱。原来是后悔没私了,如今拿不到更多的钱,还白白耽误了一个礼拜的工作。所以他不签字,不能结案。
晚上,听说熟识的人被车撞了。她的情况和那位男人差不多。在医院休息了一两天便回家了。所有的人都大声发表看法。比较一致的,不能太心软,不能轻易放过肇事车辆等等,实在记不住拗口的误工费精神费各种名头。
那一刻,心里好多想法。该替谁说话?
不同的事因为站在不同对立面,于是有了不同的看法。前一天还是开车人,今天变成了路人。彼时觉得无理取闹,此刻觉得罪不可赦。只是因为所站地方差别。谁能公平的对待并非黑即白的事,记录案件的人也无法说清。風再大,还是吹不回清醒的人,有利益便有紛爭。
于是,干脆沉默。

1139622881.jpg



2019 年 1 月 8 日

< 已有 4 位路人在 第二十九天 像我這樣的人 里留言 >

孤單的人 庸俗的人 懦弱的人
迷茫的人 碌碌無為的人 不甘平凡的人
這世界上有多少和我一樣的人
卑躬屈膝 忍氣吞聲 委曲求全的生存著 努力做好每件事
原本可以自由所欲 卻只想证明 只為了父母的一個肯定
我亦是如此
幾十年了 渴望之後得到的讚許 只是別人家孩子的誇獎
怎會不失望
對於八零年代生人 早就習慣夾縫中生存
青黃不接的時代 多少和我同齡人倉皇而逃出父母身邊
那個叫家卻沒有溫暖和平等的地方
你不可以聽歌追星 你不可以網吧上網 你不可以做學習以外的事
你這也不行 那也不行
低頭 望著腳尖已經不見的自信 被打擊體無完膚緊裹着的小心臟
拳頭那麼大
誰也無法瞭解 時代變化 生存取代了生活
三十多的我們像站在湍急的懸崖瀑布前 何去何從
依然是指責 太急躁
爲何那個年代的父母總是少了的真心的建議和幫助 從未改變的總是埋怨
如果您能做我生命中指路明暗的燈塔多好 理解真的难吗
心灰意冷時 還是很想說
這麼多年我要的不過是一句肯定 一些信任 還有一句你可以的



2018 年 12 月 23 日

< 已有 8 位路人在 第二十八天 嘿,你好嗎? 里留言 >

午夜發現了一首好聽的歌
整張其實都還不錯 尤其喜歡這首
Give You All
惊艳 真是低估了她

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陳老師又出了新歌 我喜歡那首殘缺的彩虹
哲學系的毀滅與傷害太冷 更愛那種明亮的溫暖
即使是註定遺憾的溫暖
仿佛時光的不忍都可以一併停止

女歌手,你好嗎?
男藝人,你好嗎?
瘋狂迷戀那麼一種人的臉原來都不曾變
十六歲到如此 清冷消瘦 聲音好聽
那個豆瓣的帖子就像個祕密出口 寥寥幾句只留給自己

某個人 某個人就放在心裏好不好
如果每個人心裏都有那麽一塊白月光
那個柔軟在心底不想被提起的名字
只是夜晚太溫柔 總是定律一般遇到相似的人

繁體字太美 哪怕不認得也想換過來
所以你在我這總是最美好的
不会執着 甘心 想不通就不去想
能坚持多久呢
想要聽你說 快樂多過憂愁
你看見的光是我 曾經

11863202-57409d652c73eb9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