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天 尘埃 ]

深夜,往杯子里倒可乐。等待气泡腾空落下再消失。

前些天有个很火的恐怖游戏,夜晚不敢看。于是藏着打算阳光正好的午后一窥究竟。
却不等我醒来,就消失在了原始地。这世上最可怕的其实是人心。

我不懂合作的过的明星为何越来越对立。
我不懂相处过的同事有一天变得冷漠犹如判若两人。

山一直是山,海一直是海。不过是少数人私心的隐隐作祟,山就再也过不去,海也只能彼岸相望。
家一直是家,城也一直是城。最后变成一片废墟,无论多么唾手可得,家也回不去,城也变不回最初的样子。

夏目友人帐有一首很好听的推广曲。名字长长的,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是孤单一人。
我一向不看动漫,唯独这一次例外。
不能忘记三三在夏目肩头的背影,风吹过的夏日村庄,似乎钻进了画面就不舍得出来。
那些长相怪异面目狰狞的孤独妖怪,这些现实中有些标致好看的人类。虚伪讽刺。

下午抽空去看了流浪地球。
走出影院,伸手摸了摸天空。长久的雾霾阴雨终于散开,露出一小点夕阳。那种真实的美好。
我一直在想,若地球真的不再存在,可能我不会选择逃离。
我热爱这颗蓝色星球,她给予我生存的土壤,珍贵的空气阳光,踏实的梦想,生活的种种可能。

山也终究不再是山,海也未必成海。所以若沉沦若消失且让我陪她一起吧。
就像电影中的一句话,保持理智是一种奢求。

大概我只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吧。

[ 第三十一天 失败者的杞人忧天 ]

一直觉得这篇写的不好,总想改又不知如何下笔。

总是会陷入周而复始的担忧之中,无声无息悄然来临。
起因是看到网上关于几十年后高层楼房年久失修的惶恐。
性子软糯的人,就想东想西。
想到刚买的顶层电梯房,可能发生的事林林总总。
想到不计其数的停电,随时可能漏水下来的屋顶。
想到大风天可能会被吹走会地震,大楼倾覆。全身颤抖,惊恐不已。
一个毫无依据张口就来的帖子,让我在凌晨三点的黑夜中想得无法入睡。
仿佛时时刻刻都会从三十几层上纵身被推下。
握着手机,撑不住眼皮打架的。还在梦里没逃开这些担心。
一大早明亮的阳光刺眼,起的很晚还是没睡好。
开着车在城里逛了一圈。高楼比比皆是,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大概记事起就过马路担心被车撞,
睡觉担忧火灾地震,
坐飞机会掉下来,
出远门担心家里会被盗,
一个人走夜路会被跟踪。
心力交瘁又无法控制,悲观者的人生观,庸人自扰之。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