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日 一腔诗意喂了狗 ]

十二岁同学生日时,她说他喜欢王菲。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哪个国家的王妃呀?
在追星这条路上我属于开窍晚的那种,跳过了辉煌的九十年代。
二十来年,陆续喜欢过不少歌手,有太小众然后就消失的,有不怎么唱歌淡出的,还有立场品德脱粉的。

很难想象出消失于这里的原因是追星去了。
每天大量时间放在社交软件的时间,浪费在与人吵架,八卦娱乐中。
很多晦涩陌生的名字充斥短暂的记忆。开始变得易怒,冲动,花钱,贪痴。
十一月末,寒冬来临。身体开始倦怠状态。
莫名其妙的谣言四起,我却发现疲于解释澄清,既然唤不醒鸡血的人,就不再多说一个字。累了。

2018年的那个秋天,无聊打开了一部仙侠剧。叫香蜜沉沉烬如霜,很矫情的名字。
翩翩公子的润玉像一场绚烂的烟花开在我的心里,那一刻突然有种初恋般的心动。
然后,开始到处搜索罗云熙的相关信息。才发现时间的差池,完美的错过一场狂风骤雨的网暴。
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任何演员。即使曾经痴迷过三色台的港片,刷过几十遍的神夏,对程又青和李大仁心疼睡不着。

三十多岁,开始追星。听起来有点可笑。但他努力地样子的像极了曾经的我们。
我喜欢手指好看的男子,桃花眉眼和温润一笑。举手投足间文人雅士的气质。
我喜欢用心写一手好字,弹一手好琴,在台上尽情舞蹈的他。和不随波逐流的追寻曝光的他。
我更喜欢演戏时把角色嵌入了生命,喜怒哀乐一颦一笑淋漓尽致。
他说,一步一个脚印等待不期而遇。

好在我并不是狂热分子。
人与人总是不同。十八岁的学生也难以理解年长她一倍的粉丝没有见偶像的冲动。
激烈词句有时不分对象和是非,于是我的热情在一场荒诞中开始落幕。

早上给网站续了费。
夜深了,静下心来才发觉丧失了很久的思考能力回不来。语言的能力一直在下降。
很多人不喜欢安妮宝贝。但我很欣赏她在娱乐化的生活还能保持一点的清醒和自省,保持对于生活的热爱和内心的平静。不被嘈杂外界影响的孤傲,和对自己欣赏的坚持。
清醒不易。乱糟糟城市寻一份宁静更是不易。醉眼看人间,事事都温柔。

[ 第三十三日 房间 ]

宁可选择留在陌生地
在陌生之地游荡 在不同房间 不同睡床休憩
在一个喧闹的公众咖啡店角落里写作

走到哪里 那只是过客

不知为何 享受这种陌生感
走得越远越觉得安静

0319.jpg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