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须 臾 -
- 日 影 -
- 短 歌 -
- 陌 己 -

分类 亲爱的自己 下的文章

孤单

我常常会在想,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样子。
是不是会很挣扎,会不会太过于痛苦。但我最担心的依然是,会有人来参加我的葬礼吗。

今天流了两次鼻血,鲜红的血液。
从去年夏天开始,就经常擦到有鲜艳的血块流出。我妈安慰我,不过上火而已。
如果有一天,我躺在洁白的医院床单上,会挤出一丝笑容转头去看窗外树枝上的那抹绿么。
会略带调侃的给所剩无几的朋友们发去汇报信息么。还是会很孤单吧。
这个时候没有人来看我,哪怕是打一个电话,会不会显得很尴尬?

试图和几个能说上话的人聊天。发觉,只要不触及内心深处的灵魂。
任何人都有无限话题,每个人都看上去特别好。有种极度敷衍的虚伪。

我期盼有个与我能在深夜交谈不会突然离席的人。
我期盼有个能理解并拥抱我,不为了找出口而是带给我光的人。
我期盼随时担心我的状况着急出现在我来电框里的人。
我期盼那个无论何时不嫌我麻烦、啰嗦、琐碎,因为生活中的小事给予关心的人。
朋友说,知己难寻。
知己与恋人一样。彼此不交换灵魂,再亲密也只是浮世中点头示意的泛泛之交。
陌生与疏离感从未减少。
所以,我大概是会错了意。渐渐离开,成年人要有最体面的告别式。

孤单,我还一直在孤单中独自起舞。所以会害怕,葬礼上冷清可怕的鲜花。
道理我都懂,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有人在爱,有人深夜看海。

只有一次夜晚去看海的经历。摇晃的双层车,接近一个半小时。同一个许久不联络的朋友。
那天,他在车上告诉我,他离婚了。
已经很久没有早睡。凌晨三点,房间里灯早就关掉,孩子睡得很熟。下楼,想去看看海。
周末时刻,理所应当的逃避。海边,商圈,五十层的顶层酒店。
其实是海湾,但也有澎湃汹涌的黑色潮汐。难得想安静一下,白天总是太过吵闹。
在苦心之后,看潮汐的永恒。

很久没有渴望如同一个婴儿般的包裹起自己。一个温暖的略有娇嫩的拥抱环住。
你可以看见一片温暖的沙滩,赤足行走。我可以毫无防备地转身面对你,随意参观。
你是凌厉而凶猛的,打破所有准备好的防线。
那一刻,落荒而逃的灵魂失去了语言能力。絮絮叨叨,听不清楚。
如果寻找一个出口等于救赎,宁愿沉溺其中的不过,需要的只是一束光。
所有少女时期的羞涩狂喜犹如迷失多年的孩子,带着风车和糖果确幸归来。
你轻柔靠在肩头,仿佛能够听到耳边呼啸而过的风,轰然倒塌的墙壁灰尘落尽。
可谁又不愿承认。话在嘴边的又不止是此时此刻。
每个字斟酌再三,害怕给予的危险是看不见的烟霞。你无意间拉起我的手。
生活在每一个人的背面,都是一个深渊。
那一刻花朵包裹住花骨的花瓣露出了一抹晕染,柔软的迎接住一滴露水。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被击破的心理防线,手足无措。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有人说若你不把伤口揭开。便不会受到伤害。
伤口给身体撕开了一道口子,用寂寞惆怅失落患得患失填满满地月光。此刻。心是疼的。
彼得潘是永远不会长大的小飞侠,我只是内心拒绝长大。
你可以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放纵坦然。当我满心欢喜与你说话,我希望你是温柔。像无声无息的海水温暖将我包围。
缺少的那一份勇气在寒风的转角稍纵即逝,自顾自地负气不与你告别。转身了就不必回头。
所有的兵荒马乱像是一场可笑的自我陶醉。没有选择。
有些话反反复复,需要多大勇气按下发送键。只是,这种忐忑不安终究只是一个人的伤痕。
过了时间,没人听,就忘了吧。不说也是一种勇气。起码每个人都还有退路。

这不过是一场困顿之时的喃喃自语。
梦境与幻境,无法安然入睡时跌入某个晚安故事的历险记。惊心动魄。
如果可以,远离你似有似无的热情。如果可以,记得要忘记。更深露重不过春意阑珊。
若喜欢一个人,同那个人其实没有关系。只不过是探寻自我的过程吧。

很多个懒懒

前两天打不开,才想起原来是域名过期了。
这两天一直在想域名备注的事情。
其实我也不常来,但海外空间有点麻烦,价格也贵。
偶然发现疫情期间的内地空间备案手续简单了许多,只用在家里自己准备好资料。
个站我是想一直一直做下去了,哪怕长期的不更新。
留着两个域名也是浪费,也可能趁着备案的机会合为一个了。

电视上说身体发懒可能是抑郁症的前兆。这本就是个身体的毛病,可不是精神那么简单。
真不是个借口。要吃药的。
肉眼可见的懒到什么程度。140字的微博懒得看,一张图片一句话也懒得发了。
更别说修图,自拍我都没动力了。下一步可能就是冬眠了。

出门也变成一种奢侈。
以前天气寒冷,出门穿冬衣棉服还有动力。今天的厚衣服都在柜子里睡觉。
艳阳高照的十七八度的一月,冰雪嘉年华就是个笑话。
一年级时常常因为雪太大一走一个坑,走到学校要多花很多时间而迟到。
小时候的我从没想过若干年后的湖北再也看不到雪了。
没有雪那能叫冬天吗?

可是,今年很多人依旧不能回家过年了。
虽然我很心烦,但也能理解。
有人说可能世界已经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不能随意出国旅行了。
有点可惜,其实有些国家不去就不去吧。只是几大博物馆还没来得及看。
大英博物馆本来在20年提上行程了,也耽误了。
祈祷早点好起来吧。国内能随意出行。
我还想去敦煌大漠亲眼看看即将消失的莫高窟月牙泉千佛洞。

虾米也要消失了,可直到现在我还没打开手机保存歌单。
寒假计划了那么多电视剧一部也没看完。
楼顶上的人吸烟乱往下扔烟头也是因为懒得去物业投诉。
500片的拼图拜了个框框就扔在了飘窗上没动。

cheer

又是一个沉迷于陈绮贞的夜晚
很久不听沙发海 觉得并不如最初的难以入耳 反而越来越有味道
于是豆瓣改了评分 五颗星
特别有趣 当初吐槽观察者有气无力 却是现在无法自拔最爱的曲

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醒来就忘掉了之前所有的烦心事
人也变得温柔起来
原来这种就只是个梦
正准备表白对着朱一龙先生
他含水的眼神望向我 还没开口就被一声响闹吵醒
烦躁 遗憾 才能接受这终究皆是场虚无


2004 - 2021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