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须 臾 -
- 薄 暮 -
- 私 语 -
- 陌 上 -

我常常会在想,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样子。
是不是会很挣扎,会不会太过于痛苦。但我最担心的依然是,会有人来参加我的葬礼吗。

今天流了两次鼻血,鲜红的血液。
从去年夏天开始,就经常擦到有鲜艳的血块流出。我妈安慰我,不过上火而已。
如果有一天,我躺在洁白的医院床单上,会挤出一丝笑容转头去看窗外树枝上的那抹绿么。
会略带调侃的给所剩无几的朋友们发去汇报信息么。还是会很孤单吧。
这个时候没有人来看我,哪怕是打一个电话,会不会显得很尴尬?

试图和几个能说上话的人聊天。发觉,只要不触及内心深处的灵魂。
任何人都有无限话题,每个人都看上去特别好。有种极度敷衍的虚伪。

我期盼有个与我能在深夜交谈不会突然离席的人。
我期盼有个能理解并拥抱我,不为了找出口而是带给我光的人。
我期盼随时担心我的状况着急出现在我来电框里的人。
我期盼那个无论何时不嫌我麻烦、啰嗦、琐碎,因为生活中的小事给予关心的人。
朋友说,知己难寻。
知己与恋人一样。彼此不交换灵魂,再亲密也只是浮世中点头示意的泛泛之交。
陌生与疏离感从未减少。
所以,我大概是会错了意。渐渐离开,成年人要有最体面的告别式。

孤单,我还一直在孤单中独自起舞。所以会害怕,葬礼上冷清可怕的鲜花。
道理我都懂,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 上一篇 : 犀牛的悲哀 下一篇 : 迟来的年终小结

@ 已有 11 条评论

  1. 拾风
    拾风

    好久没更新了呢~期待你的更新

  2. 青找
    青找

    我还记得我感受最明显的一次,我蹲在一块大石头边上,起来的时候头一下就晕了,下意识的蹲下,不是往前倒,现在回想心有余悸

  3. 风清
    风清

    我前段时间也常流鼻血,一天也流了两次,不知道为什么。

  4. CONEY
    CONEY

    小时候我的鼻子也偶尔流血,现在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倒好了
    有空查查,没事也就自然了

  5. winegrower
    winegrower

    我没有想过自己离开时的样子
    但我经常会想,我60岁,70岁、80岁时候的样子
    我是否会长须飘飘
    我是否会百草围绕
    我是否会自由自在
    我是否会孑然半生

  6. 陈伟斌
    陈伟斌

    好致郁的博文。抱抱~因为我也日常丧...

  7. M
    M

    好多年前我也有这种期盼 现在慢慢放下了 学会了和自己独处


添加新评论


2004 - 2021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