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有时男人既不好看又不中用

看到陈俊生不管自己的孩子,却带小三的孩子去玩。我想起了早年的前姨夫,就是表弟的亲爸。
表弟是他奶奶家的三代单传,唯一的男孩。但在家他爸对他一点不好,不带他玩不买玩具不照顾他,在家就当甩手掌柜。
然而他父母离婚时,爸爸和奶奶家都不要他,每个月只给几百块生活费,甚至连话都不想多讲。
可是,没多久他就又娶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为那个女人忙前忙后,带着孩子到处玩,对孩子特别好。
所以陈俊生让自己亲儿子睡地板上,二手孩子却睡床上。到现在我也不明白。
我曾经也遇见过这样一个渣男人,在不谙世事的年纪。他长我十岁,很穷很瘦满脸褶子,一直住在单位宿舍。
那时只要他出差必定会找人约睡。为了蹭钱,还和一个带着孩子离异的女客户长期暧昧。一把年纪不结婚,实际上老家还处着一个对象,总想着抱着芝麻然后捡到西瓜。
也是过了好久,一个风尘女子来找我。说是来找我泄愤,他不仅骗她的感情,还明目张胆的找她要钱和房子还有家里的珠宝公司。这个钱多闲得发慌的女人,居然发动各种手段,找出曾经有过瓜葛的女子揭露他的行为。
而人在江湖终究是要还的,那个老家的女人,由于一次注射青霉素的意外而去世了。
每个人都像跳梁小丑。不想再有联络,于是忍痛换掉用了五年多的手机号码。
我突然想起来,许多年前。我也去单位找他,在宿舍等他的下午。他告诉我去采购货物,却在后来的手机聊天记录里发现和别人的逛街信息。
这心情是不是就和,罗子君回忆起快离婚时,颓废自杀吃安眠药的自己一样。特别可笑。2017-07-19 14:39

添加新评论


2004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