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须 臾 -
- 日 影 -
- 短 歌 -
- 陌 己 -

第十七日 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本来准备了好多话,突然间不想说了。
想到了这个标题。我真喜欢这句话。不管如何歇斯底里,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该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常常被人赶出门外,常常失落。
世界本不如我想的这般如意。
所以我想说出来,不想再用晦涩难懂的语句。
有些人其实珍藏在回忆中就好了。那就躺下来好好整理。
但即使再从走一遍岗顶和赤岗塔或者乔治市,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力真是差到远的事和近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脑子一直在萎缩。忧心忡忡再放大。

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甚至一张合照都没有。不泛滥的年代连记忆的证据都消失。挺可笑的。
我好像只记得你的名字和出生地。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人就是这样,总是活在自己的情绪中。若不去想,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害怕在丧失记忆之前你们就消失了。可事情不就是这样吗,我想留下个名单,等到那一天,希望认得我的朋友都来看看我。
想起一出话剧的插曲,(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写下。(失忆前)我想记得的许多件事。

对于不该打扰的人,说声抱歉。过于滥用的任性真是让人讨厌。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活在旧记忆的声音里,无法自拔。推我一把,哪怕是万丈深渊。谢谢你。
谢谢你,本该意识到的幸福。和不该任意消费他的感情。

想说的那个人姓L,叫他初吧。
我好像写过长长的文字给他,介绍给他一档在武汉读书时常常在深夜听的电台节目。叫做双城夜色。
那时想过好多办法,保存了很多节目的录音。还有一起看安妮宝贝的书。
主持人许愿的声音安静而温软,安妮的文字灰色而悲伤。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泪雨涟涟。
谁能受得了这样的生活,后来听说他特别厌恶这个声音和文字。

夜太深了。先就这样吧。我找到了陈升的合辑。我要去下载了。

第十六日 听一首歌

跟随我脚步 漫步小海路 人潮拥挤 你不孤独 从前的小路 变成了大路
小海桥下河水不停驻 小海路小海路 小海路记着我们的全部
不在乎不在乎 不在乎大我几岁记忆的路 到小海路头朝小海桥走走
小海桥下河水奔流 从前的小河 也变换了颜色 老了再来小海桥走走

第十五日 若无日常

半夜闲来无事到处逛逛 看到有人链接我的时候写一位有才华的女士 差点没笑出声来
早就不是有才华的女生了 应该叫无所事事的大妈才对
再也写不出那些华丽的词藻 那些无人聆听的喃喃自语 在戴着耳机的夜 洋洋洒洒一大片
感情的不如意 不言而喻的小心思 天马行空的幻想 好多好多年前一把旧键盘 几个小时写出一个故事
找个半天特没找到什么适合在夜晚的歌 现在的人也不要安静下来码字的背景音乐
越来越多的歌手嘈嘈闹闹张口闭口骂人互怼 乱七八糟的歌词为了押韵而押韵
没读过书也能被叫有才华 没能力也没有狂热追捧 不用多努力就能平步青云 只要有捷径
真是一个坏时代
我喜爱摇滚 偏爱重金属 但也爱新世界 特别想去六十年代的英国
那时候的人有自己想法 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社会和种族歧视战争的不满 不是骂街不是人身攻击
虾米推荐了我一首林忆莲的诱惑的街 断断续续听了三个晚上
看了几个博客 然后就看不下去 日常絮絮叨叨 无聊的话语 然后大家一起东扯西拉
曹文轩在朗读者的序中写道
"在看了太多的油里油气、痞里痞气、一点正经没有的中国当下小说之后,我对这部小说的庄重叙述,格外喜欢。这里,只有严肃的主题、严肃的思考与严肃的言语。没有无谓的调侃、轻佻的嬉笑和缺少智慧的所谓诙谐。"
是的 我特别不喜欢什么事都要记录一番的人 我曾试图变成那样的人 终以失败告终
这也是一个好的时代
高速发展的科技 无所不能的网络 一天一个样子的城市
我在这个小镇住了三十多年 昨日在郊区的路上 老爸开着车和我们回忆
八三年托舅舅买来一辆二八凤凰自行车 骑了七八公里过来钓鱼 若是下大雨还要扛着自行车回去
那时候的湖水清澈 也没有人工规划和收费
我出生之后也是他骑着自行车戴着我 走过大街小巷
时光荏苒 现在的小孩已经是坐着私人汽车和安全座椅长大了
一出生便什么都拥有了 玩具衣服样样都不少 尚在襁褓里就已经见过外面的世界了
世界真的变了
但为什么有人常常回忆过去呢
回忆杀最伤人 有时候是日子太慢太纯粹 有时候是因为遗憾吧
又看了一遍程又青和李大仁 经不住想如果最后是个错过的结局 分开不一定是悲剧
会不会更让人惆怅 这也是大概最符合真实的境况
大多数人害怕失去 于是宁愿不去得到 有几个人能幡然醒悟 追了那么久的丁立威 然而守在身边的永远是李大仁
日子那么长 我竟愿意和丁立威相爱相厮杀
扯太远
如果你认真看完这篇日常 请在留言里推荐我一些用心的好歌吧
浮躁不堪的还是算了吧 当然不是说快节奏或者摇滚那种

第十四日 走路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周岁的她!」
特别喜欢爸爸去哪儿里的一句歌词。你拼命发芽,我白了头发。孩子的变化真的一天一样。
之前的一个月,每次都不肯松开手的她,无论迈出多小一步都要牵着衣角。像一个小心翼翼的瓷瓶,生怕会摔在地上,于是把自己保护起来。
也就从29号的晚上,突然站起来从她的小沙发颤颤巍巍走过来。终于能丢开手,没有依靠的自己在爬爬垫上开始走路,虽然只是几小步。
对,也不过就是七天的时间。她已经可以自己在坚硬的地板上,展开胳膊保持平衡,从客厅走到厨房。其实也没多远,12米,两个转弯门。但我仿佛已经看到她快要长出翅膀去看世界了。她的每一步,就是我生命一颗小星星。

第十三日 雪夜

此刻窗外的雪已经下了两天两夜了,好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
去年冬天也是在家里度过的,然而连个雪粒都没有摸到。当然这和小学时候根本没法比的。那些年的冬天基本是踩着雪坑出门了,一脚下去大概能到小腿肚。从家里到学校七八百米的路能走上半个小时。到了教室之后把湿漉漉的棉鞋悄悄放在暖气片子下面烤着。回到家也是,进门第一件事,脱鞋脱袜子拿个小板凳坐在暖气旁边,把脚搭在上面,烤脚。那种从冻红到失去知觉回到热乎乎的状态就像千万只蚂蚁在爬,估计南方的孩子体会不到这种舒爽。不过现在的孩子大概也没机会了。
有时候觉得,小时候真有趣。特别是课间休息打雪仗,撒丫子跑到操场上没五分钟冻得不行赶紧回去教室暖气上把手烤热乎,立马又飞奔去操场继续撒欢。
雪人
小肉末也终于见识到什么是雪了,在阳台上给她堆了个雪人。她兴奋的想拉开窗户去玩,但是真一打开又怕得直缩手,那模样太好玩了。她可能觉得雪会咬人吧。

圣诞节之前抽空去看了一部电影。
今年基本没进过电影院的我,终于在某个好天气里看完啦。总的来说,我挺喜欢。冲着猫字来,源于对猫的痴迷。
电影基本是看不懂的,因为剧情不连贯,根本串不成一个故事。前面是恐怖片,然后是历史片,中间是美术片,后边又是爱情片,但确实是个玄幻片……
好吧,我是不太会写影评的人。其实可以叫做妖猫复仇记或者黑猫催稿记,据说原著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非常阴森恐怖,没有任何绚烂可言。张雨绮演的特别好,声线如痴如醉,黄轩的胸和眉眼勾人极了,混血儿贵妃很胡人第一眼很惊人,但是越看越丑。其他演员都没认出来,最爱的还是那只猫,她和张雨绮真像,妖娆走在屋顶上,妩媚轻声的吐出,云想衣裳(cháng)花想容,春风拂槛(jiàn)露华浓。
看过豆瓣影评,才懂导演要表达的境界,而我还只能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可我又特别钟爱古人,他们的衣服礼仪装饰物件诗词说话的方式生活的屋子等等。沙罗裙衫真的好美,像仙女,即使拖在地上不好洗。那样柔美的女子,可以肆意展现自己的姿态。所以我爱裙子,那种到脚踝最好能遮住脚面,每次走路就像蜻蜓点开水面的涟漪,一圈一圈赏心悦目。举手投足的垂袖,欲说还休的娇羞把桃花藏在心里。光想想就觉得心动。
贵妃出场之后。绚丽的视觉效果把大唐盛世渲染到极点,那一场极乐之宴更是让人震惊。没错,看完电影我就更想去唐城了,反正也不远。听说用电影票减三十,15号之前还会还原大部分场景。
天不遂人愿,回到襄阳第二天开始纷纷大雪。于是又在厚厚的积雪中往家赶。总归是要有点遗憾留在心里,等到春暖花开时,准备好我的汉服再去吧。


2004 - 2021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