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 臾
日 影
短 歌
陌 己

第二十日 立春那些事

按照习俗 二月四日是要吃春饼 但今年却没有吃的
下午老爸急冲冲的开车回老家 却是去商量爷爷的赡养问题
他不愿从山沟里出来 每个人又都在城市里站稳脚跟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独生子女最好 兄妹能带来温暖和陪伴 但伤害也是最致命的
痛苦着说我不会不管我爸的人 却离家最远 过年都不愿意回 然后偷偷和我妈抱怨太脏
干脆彻底撒手 丢给高薪的住家保姆 那些嘴脸突然在我心里变得扭曲
都说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过就是向下一代的单向付出
我还是想在能够收获的时候 为自己攒很多钱 不为她增加负担 也过的自由
自己照顾好自己 这道理 最简单也最难

她说
有时候你热情的投入一段感情 会在某一个突然醒来的清冷早晨 就厌倦了
只是那么一瞬间 你会觉得毫无意义 心累 全然推翻 数天前的自己 这究竟是为何?

第十九日 月亮好看

昨天的月亮真是好看 一个是同学的同学拍的 而我没有那种超级长焦 这个算最好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54F88CB1-3C18-44E7-9DAE-B9513798FA42.jpeg

第十八日 久违的阳光

题记;这原本是28日写的,但是我懒的发出来,唉。
51A2A711-BF07-42B9-A6F0-52BD9380CB9C.jpeg
连续一个多礼拜的阴天加暴雪,气压低的我已经喘不过来气,都不怎么敢出门。
一个月头尾两次四波暴雪的情形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了。电视说比零八年那次还厚。
那一年,我就被层层人群堵在车站机场外边没能回家过年。所以没能见到雪。却也感觉到了南方的刺骨冷。
我记忆里的雪还是大学时候的事,三月份了还乌拉拉下了好几天。我们在雪地里录了毕业纪录片。
阳光虽在,气温却低的离谱。零下八度,我和我的小伙伴已经开始怀疑真的在南方吗?开了暖气,依然要裹着厚厚的羽绒服。
窗外噼里啪啦,屋檐上的雪开始融化打在楼下的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人,努力模仿着企鹅的样子,避免滑倒。有趣极了。
看到武汉的小伙伴把孩子放在大塑料整理箱里,用一根绳子拉着跑,做成简易式的人工雪橇,特别羡慕。
遗憾的是我没能带小孩也这样去楼下玩一把,只能待明年还能有雪可以落吧。
想在如此环境变暖的时代里,打个雪仗堆个雪人滑个雪有多难。大概只能不停往北走了。
泡一杯香浓奶茶。看星点点的阳光洒在被子上,还是这种感觉更美好。但又是矛盾的,冬天不就应该雪花飞舞,银装素裹,每个人都冻的脸庞手脚冰冷么!
看来我是个娇气的人。不过,我确实更爱阳光,和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这才比较配。

第十七日 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本来准备了好多话,突然间不想说了。
想到了这个标题。我真喜欢这句话。不管如何歇斯底里,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该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常常被人赶出门外,常常失落。
世界本不如我想的这般如意。
所以我想说出来,不想再用晦涩难懂的语句。
有些人其实珍藏在回忆中就好了。那就躺下来好好整理。
但即使再从走一遍岗顶和赤岗塔或者乔治市,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力真是差到远的事和近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脑子一直在萎缩。忧心忡忡再放大。

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甚至一张合照都没有。不泛滥的年代连记忆的证据都消失。挺可笑的。
我好像只记得你的名字和出生地。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人就是这样,总是活在自己的情绪中。若不去想,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害怕在丧失记忆之前你们就消失了。可事情不就是这样吗,我想留下个名单,等到那一天,希望认得我的朋友都来看看我。
想起一出话剧的插曲,(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写下。(失忆前)我想记得的许多件事。

对于不该打扰的人,说声抱歉。过于滥用的任性真是让人讨厌。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活在旧记忆的声音里,无法自拔。推我一把,哪怕是万丈深渊。谢谢你。
谢谢你,本该意识到的幸福。和不该任意消费他的感情。

想说的那个人姓L,叫他初吧。
我好像写过长长的文字给他,介绍给他一档在武汉读书时常常在深夜听的电台节目。叫做双城夜色。
那时想过好多办法,保存了很多节目的录音。还有一起看安妮宝贝的书。
主持人许愿的声音安静而温软,安妮的文字灰色而悲伤。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泪雨涟涟。
谁能受得了这样的生活,后来听说他特别厌恶这个声音和文字。

夜太深了。先就这样吧。我找到了陈升的合辑。我要去下载了。

第十六日 听一首歌

跟随我脚步 漫步小海路 人潮拥挤 你不孤独 从前的小路 变成了大路
小海桥下河水不停驻 小海路小海路 小海路记着我们的全部
不在乎不在乎 不在乎大我几岁记忆的路 到小海路头朝小海桥走走
小海桥下河水奔流 从前的小河 也变换了颜色 老了再来小海桥走走


2004 - 2021 © Typecho. Powered by 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