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日 房间

宁可选择留在陌生地
在陌生之地游荡 在不同房间 不同睡床休憩
在一个喧闹的公众咖啡店角落里写作

走到哪里 那只是过客

不知为何 享受这种陌生感
走得越远越觉得安静

0319.jpg

第三十二天 尘埃

深夜,往杯子里倒可乐。等待气泡腾空落下再消失。

前些天有个很火的恐怖游戏,夜晚不敢看。于是藏着打算阳光正好的午后一窥究竟。
却不等我醒来,就消失在了原始地。这世上最可怕的其实是人心。

我不懂合作的过的明星为何越来越对立。
我不懂相处过的同事有一天变得冷漠犹如判若两人。

山一直是山,海一直是海。不过是少数人私心的隐隐作祟,山就再也过不去,海也只能彼岸相望。
家一直是家,城也一直是城。最后变成一片废墟,无论多么唾手可得,家也回不去,城也变不回最初的样子。

夏目友人帐有一首很好听的推广曲。名字长长的,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是孤单一人。
我一向不看动漫,唯独这一次例外。
不能忘记三三在夏目肩头的背影,风吹过的夏日村庄,似乎钻进了画面就不舍得出来。
那些长相怪异面目狰狞的孤独妖怪,这些现实中有些标致好看的人类。虚伪讽刺。

下午抽空去看了流浪地球。
走出影院,伸手摸了摸天空。长久的雾霾阴雨终于散开,露出一小点夕阳。那种真实的美好。
我一直在想,若地球真的不再存在,可能我不会选择逃离。
我热爱这颗蓝色星球,她给予我生存的土壤,珍贵的空气阳光,踏实的梦想,生活的种种可能。

山也终究不再是山,海也未必成海。所以若沉沦若消失且让我陪她一起吧。
就像电影中的一句话,保持理智是一种奢求。

大概我只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吧。


2010 - 2019 © Typecho. Powered by Hsu.